武汉始发航班机票开售 首批恢复航班进出港近100个


声明表示,这位患者是一位女性,目前正在进行隔离。当地医疗人员正在对她的密切接触者进行检查。

▲彭志勇。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彭志勇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室(ICU)主任,2019年12月底至今,始终奋战在抗疫一线。今年2月初起,他不断接到外国医疗、研究机构或政府部门的邀请,与国外同行们在线交流疫情、提供建议。

唐松根大使赞赏基里巴斯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表示非常荣幸出任中基复交后首任驻基大使,将和同事们一道,积极落实两国元首就发展中基关系达成的重要共识,致力于增进中基人民相互了解和友谊,推动各领域务实合作。唐松根并向马茂介绍了中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开展国际合作情况,并表示将力所能及地向基提供相关援助。

法国的医生还发现,一些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失去了嗅觉或者味觉,问我们这边的病人有没有这种情况。我说我们这边很少,我接触的病人中只有一例。

从传染病的角度来说,新冠病毒为什么这么厉害呢?因为它的潜伏期很长,还有很多无症状感染者。隐蔽传染是很可怕的,治疗新冠肺炎的关键是让它在潜伏期充分暴露,让无症状的感染者比例少一点。所以如果病毒变异导致感染者表现出来的症状更明显,其实是有利于发现感染者的。患者出现了失去味觉、嗅觉的表现,就是很容易识别的特征,所以诊断其实更容易了。

但国外类似症状的病人很多。那个医生的意思是,假如你在国外发烧、咳嗽,并且在没有鼻子不通的情况下失去了嗅觉,你可能连核酸检测都不用做了,你就已经确诊了。他们把失去嗅觉上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地位,它的特异性很强。不一定每个人都会出现这个症状,但是出现了这个症状很可能就是得新冠肺炎了。这让我们很吃惊。

我个人认为,面对疫情,切断传播比治疗更有效。我治好了一百个病人,结果又来了一千个;治好了一千个,又来了一万个,没完没了。新冠病毒厉害的是它的传播能力,所以治疗虽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预防和切断传播途径。这方面主要靠政府,医生是干不了的。

新京报:病毒的这种变化,会让诊断和治疗更困难吗?

(编者注:据中国青年网报道,2月27日,意大利卫生部援引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认为只有可能与病人有过接触的人、出现了咳嗽打喷嚏等症状的人、正在照顾疑似/确诊病人的人,以及医院的医护工作者才需要戴口罩。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月29日,法国卫生部长表示,如果没有医生开具的处方,没有人需要戴口罩。